建言獻策

“遠水解渴”是必然還是無奈之舉

2014/12/1 16:27:07 4831 来源: 凉山州科协 作者: admin 分享到

----調研“引大橋水庫庫水入昌”的思考

凉山州大橋水电开发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吕建华

隨著社會經濟發展,涼山州府西昌市的城市規模不斷發展,隨著城市的發展,九十年代中期,西昌城的缺水問題開始顯現,進入2000年後,城市缺水問題日益嚴重。安甯河流域腹心地、邛海之濱的西昌城“缺水”?解決缺水問題已成爲當務之急!

近幾年“兩會”期間,人民代表和政協委員頻頻提出解決西昌市缺水問題的意見和提案,被認爲最可行的是“引大橋水庫庫水入昌”。爲何從百裏之遙的安甯河中上遊冕甯縣大橋水庫引庫水進入西昌,“遠水解近渴”,是曆史的必然還是無奈之舉?

一、西昌市供水現狀

目前,西昌市日需水量已達11-13萬立方米,城區的供水由一、二、三廠擔負,三個水廠日處理能力雖然能夠達到11.5萬噸,但是實際日供水量不到10萬立方米,到了2-6月枯季僅4.2萬立方米,每天缺水大約7-9萬立方米。西昌市已經成爲一座嚴重缺水的城市。

西昌市水一廠(北山水廠)因來水量有限,日供水量只有1萬立方左右,主要負責老城片區的供水,即:石塔街、上順城街、南街、倉街、府街、河東街。

 二水廠(邛海水廠、城南加壓站)取在邛海水,日供水量只有3.2萬立方米,枯水季節主要負責西昌城區65%的供水,在豐水期主要負責海濱片區和城市補壓供水,其供水量占全城供水量的15% 

西昌市三水廠設計的日處理能力能夠達到10萬立方米,一期工程日供水量5萬立方米,其源水來自西河及大橋灌區一期工程,枯水期、西河來水量不到1萬立方米,需從附近的大橋灌區一期工程的邛海支渠補水。

本來大橋灌區一期工程的邛海支渠每天有13-52萬立方米左右的供水能力,遠遠超出三水廠設計的日處理能力,對于日供水量5萬立方米的三水廠來說,水源“用不完”,但三水廠枯水期平均取水只有1.7萬立方米。本應該成爲西昌市枯水期主要供水保證骨幹水廠的三水廠,枯水期實際供水量才2萬立方米左右。放著“用不完”的水源“喊渴”,這似乎令人費解。

二、西昌市三水廠“有水不敢用”的原因

大橋灌區一期工程的水取至安甯河的漫水灣攔河閘壩樞紐,在這個位置,除了大橋水庫的水,還有冕甯的南河、河邊河、喜德的孫水河等河流的水源,樞紐之上2個縣、16個鄉鎮、47個村、115個村民組,同時還涉及到專用公路、成昆鐵路、雅攀高速公路、108國道等

“這裏就是三水廠的水源了,現在是枯水期,所以水很小,幸好昨晚還下了場雨,不然水更小,上個月每天的來水量僅有1萬噸呢”,三水廠負責人如實說。“爲什麽不用東幹渠(大橋灌區一期工程)的水”?“除非非常缺水,我們才用,上月就用了100多吨”;“水质不达标”?“ 达标,但有风险,况且国家还没有对稀土有关指标纳入水质检查”。水厂负责人说,西河属于季节性泥石流河,水量、水质随季节不同变化很大,丰水期水量能满足日取水10萬噸,但是,水中泥沙含量較大,濁度有時候可高達3萬度以上。到了枯水期水量又比較小,甚至出現斷流情況,日取水量不足1萬噸,因此,西河已無法滿足三水廠的供水需求。“目前,我們正在加緊實施概算投資8000萬元的三水廠改擴建到日處理10萬噸項目,該項目正在進行施工圖設計,預計今年12月底開工建設。但現在西河水源來水量逐年減少,已經無法滿足需求,工程建好後,急需引入優質水源,以解決西昌城市缺水問題。”

本人初步調研了解到:西昌市三水廠之所以不敢大膽使用大橋灌區一期工程邛海支渠的水,是因爲大橋灌區一期工程樞紐之上的河流,有不同程度的汙染。有企業的工業汙染源,居民的生活汙染源,農業的面源汙染源,其中工業企業40多家,主要是稀土和金屬礦洗選,如镉Cd、鉛pb、汞Hg、重金屬及氟化物等特征性汙染讓人生畏。雖然這些汙染指標沒有超過國家規定的可飲用水Ⅲ類水質標准,但畢竟汙染來源的不確定性難以把握,加上“稀土有關指標沒有納入水質檢查”,這就是三水廠之所以“不敢用”的主要原因。

另外,據州九三學社調查,目前我州受汙染的耕地約有37.5萬畝,多數集中在安甯河流域,每年因重金屬汙染造成直接經濟損失超過4500萬元。土壤汙染問題已成爲威脅農産品安全、制約村民致富的因素之一。其它社會組織也對安甯河流域的汙染問題作了調查,報告了汙染情況,同時提出了加大宣傳,落實主體責任;科學規劃,園區集中處理,關、停、並、轉一批治理無望的汙染企業,加大工業結構調整力度,實施産業升級;全面排查,消除汙染隱患;強化責任,健全工作機制,增強監管效果等意見和建議。但從近幾年的運行情況來看收效甚微,大橋灌區一期工程的水也只敢作爲西昌市的“應急水源”。

三、大橋水庫水源豐富、水質優良,完全滿足西昌市生活用水

     實際上,西昌市從上世紀90年代后期就开始着手寻找城市新水源,但提出的“东河水库”因库区选址及水量等原因难以实施;从喜德县米市水库引水还只是构想;若从官地电站引水必须采用泵站逐级提升,工程建设及运行费用非常高,不利于今后发展;邛海肩负生态功能和旅游功能,不易过度取水,增加从邛海的取水量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唯有取大橋水库之水才是最现实可行的。

大橋水库位于凉山州冕宁县大橋镇境内,是国家Ⅱ等大(2)型水利工程,總庫容6.58m3,爲完全年調節水庫。水庫工程于19996月下閘蓄水,20006月首台機組並網發電,20057月通過竣工驗收。是安甯河流域綜合開發的第一期工程和龍頭水庫,水庫距冕甯縣城19公裏,距西昌市約100公里。水库以灌溉和工业城镇供水为主,结合发电,兼顾防洪、环境保护、水产养殖、旅游等,具有显著的综合效益。大橋水库流域面积796平方公裏,源頭是高山林區,工業汙染源少,集雨範圍內天然植被良好,森林覆蓋率達60%以上,多年平均徑流量11億立方米,水量充足。

近年来,大橋总公司加大了“退耕还库”的工作,积极开展库区周边绿化、美化,加大了人工造林的种植力度,人工绿化面积已达1500余畝,人工造林已初具規模,庫區水土流失少。源頭河多年平均含沙量僅0.458千克/立方米,多年平均輸沙量只有49.54万吨,河源水经大橋水库沉淀后,其悬移质也大幅减少,对水质有天然的澄清作用。水库每年可提供2.58億立方米的工业及城镇生活用水(其中灌区一期工程每年可向西昌市等城市提供工业及生活用水1.45億立方米),是四川六座大型水库之一。

根据四川省水环境监测中心西昌分中心近两年对大橋水库水质监测报告显示:水库营养程度为“中营养”,水库水质基本达到Ⅱ类水质标准(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而根據2011年冕甯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水質監測報告(冕甯第三水廠水源地)顯示,從水庫“三洞口”經2#支洞取水的水质指标全部合格,水质可靠。如果从大橋电厂尾水(高程1833米)取水,西昌市高程約1500米,自然形成333米的落差,具備直流水壓力條件,無需建設提升泵站就可滿足要求。

根據西昌市初步規劃,西昌市2015年城區人口55萬,日用水總量28萬立方米,日缺水量17萬立方米;2020年城區人口65萬,日用水總量34萬立方米,日缺水量25萬立方米;从大橋水库直接引库水入西昌工程,需要投资11億元人民币。西昌市取用大橋水库的水是必由之路,但花如此巨资搞工程还是迫于无奈。

四、“引大橋水库库水入昌”既是必然也是无奈

大橋水库灌区一期工程是安宁河流域农业综合开发世行贷款骨干项目,是大橋水库枢纽工程的续建和配套。该工程的主要功能是以灌溉、城镇工业生活供水为主,结合发电的综合利用工程。工程建成后将新增灌溉面积21.6萬畝,改善灌溉面積29.16萬畝,每年可向西昌市等城鎮提供工業及生活用水1.45億立方米。这个供水量不仅满足西昌市近期的缺水量,也满足2020年以前的缺水量。

灌區一期工程的邛海支渠就在西昌三水廠“門前”100米內,爲什麽花11億元人民币、舍近求远到100公里外的大橋水库取水?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如果安宁河流域上游没有污染,取大橋水库灌区一期工程的水完全能够满足西昌市的用水量,“是西昌人民喝什么水的问题”水利界有关人士如是说,“是喝勉强达标的水,还是喝优质水的问题”,“ 西昌人民有条件喝优质水,西昌的城市定位应该喝优质水”。 如果加上西昌市三水厂“有水不敢用”的原因,花11个億舍近求远也就不难理解。但是,通过加强河道管理、依法强化污染治理,是必须也是“费省效宏”的手段,更是人民政府可履行的执政措施。是客观原因“治不了”,还是有主观原因“治不力”,还需更多时间、多方之力方能够调查清楚。

另一方面,大橋水库灌区一期工程工业及城镇年供水量1.45億立方米,是漫水湾拦河闸坝枢纽以下的总供水量,从安宁河流域设计水量分配来平衡,西昌市通过邛海支渠的年取水量是0.5億立方米,日取水量在13萬立方米,經調節日供水能力可達到25萬立方米左右,僅能滿足西昌市2020年以前的缺水量。隨著安甯河流域社會經濟的發展,這個調節供水量要“歸還”,而西昌城市的擴展,新增用水量還要加大,必須另外搞工程來解決缺水問題。

從“喝優質水”“放心水”,提高西昌市人民飲水質量的角度出發,在100公里外的大橋水库取水好像是应该的;从水处理的成本来看,花11个億取“可直接饮用”的Ⅱ类水,似乎是划算的;而从城市饮水安全、解决2020年以後西昌城市發展用水之需的角度來看,花11億元人民币、到100公里外的大橋水库取水是合理的。

二○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

友情链接:人人中彩票 中彩网 2元彩票 乐彩网 500vip彩票 红彩网 500万彩票网